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谁说中国没有好的动画片?那是你出生的太晚

2019-01-11 19:04:54
谁说中国没有好的动画片?那是你出生的太晚 动画片,是给无数人童年珍贵的记忆,还记得和小时候和家人抢遥控器的你么,小新小时候为了多看几分钟动画片和爸妈斗智斗勇。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供图 那时的我们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我们热衷于看黑猫警长在森林中惩奸除恶,沉浸在葫芦娃和蛇妖的大战中久久不能平静,模仿齐天大圣孙悟空的猴头猴脑,拿着红丝巾装作自己的“混天绫”.....。。 一代经典《大闹天宫》 《大闹天宫》当属中国动画中永远都绕不开的名字。 王子涛摄 这部1964年创作完成的动画电影,至今在豆瓣电影上仍有9.3分的高分。 按照老话讲,这是一部充满革命浪漫主义的片子,一部东方的“罗曼蒂克”。 动画电影创始人万籁鸣,在接拍动画片《大闹天宫》那一年,已经60岁了。此前,他开创了中国动画史上的若干个:部动画片《纸人捣乱记》,部有声动画片《骆驼献舞》,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 来源:铁扇公主 此前,若不是电影商毁约,孙悟空这一形象恐怕早已被搬上了银幕。正当他四处奔波筹措资金之时,1937年底,美国人沃尔特·迪斯尼推出的《白雪公主》风靡了世界。 “哀莫大于心死。”万籁鸣在回忆录中写道。 5年后,上海美影厂厂长找到他,商议拍摄那部搁置在他心头已经太久的《大闹天宫》,并为他配备了一个在今人看来简直超豪华的班底:中国现代漫画的开创者张光宇,《简爱》中罗切斯特的配音邱岳峰,以及日后导出水墨动画经典《小蝌蚪找妈妈》的唐澄…… “喜莫过于夙愿得偿。”担当总导演的万籁鸣说道。 《大闹天宫》至今被奉为国产动画片经典,从筹拍到制作完成足足用了4年,仅剧本就耗费了万籁鸣半年多时间,手工绘制用了两年多时间。其中光是“美猴王”的形象,中途就变了无数次“脸”。为了寻找片中诸多神仙的原型,他特意派人上京“求神”。 《大闹天宫》里面的四大天王 《大闹天宫》中,孙悟空那种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奋起金箍棒,横扫一切妖魔鬼怪的大无畏气概,反映了人民的愿望和要求。他代表一种正义的力量,表现出人民战胜一切困难的必胜信念。 酷爱自由,追求自由,通过自己的艰苦斗争去获取自由,是孙悟空性格的显著特征之一。 有国外评论说:“《大闹天宫》不但具有一般美国迪斯尼作品的美感,而且造型艺术又是迪斯尼式的美术片所做不到的,即它完全地表达了中国的传统艺术风格。”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供图 1997年10月7日,97岁高龄的万籁鸣安静地离开人世。在老人的墓碑上没有墓志铭,墓碑设计成一卷展开的电影胶片,一座花果山中跃出了孙大圣,大圣手搭凉棚,四处眺望。这位中国动画事业的创始人,在他的身边还有那个能够上天入地、神通广大的孙悟空的陪伴。 属于国人的动画经典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早年出品的动画,几乎都是“艺术品”。 1958年,部剪纸动画片《猪八戒吃西瓜》。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供图 1960年部水墨画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供图 同年,部折纸艺术动画片《聪明的鸭子》。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供图 发现了么?剪纸、水墨画、折纸,这些都是我们国家特有的文化元素!还有来源于敦煌壁画的《九色鹿》;脱胎于神话传说的《哪吒闹海》;改编自古代小说的《天书奇谭》……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真正做到把中国的文化融入到动画制作当中,从故事编写到制作方式,我们都能感受到属于中国动画的“独特性”。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供图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里,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发展出独特的艺术高峰,是中国动画界的一块金子招牌! 木偶动画也是其中的重要分支,留着两撇八字胡,头缠包布,倒骑着毛驴……那个充满智慧的阿凡提,是一代人脑海中温暖的记忆。 《阿凡提》剧照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供图 1980年左右,成为中国动画导演的胡兆洪参与了《阿凡提的故事》后几集的创作,担任摄影的工作。彼时美术片正经历媒介的变革,从艺术短片转向电视小荧幕,当时也没有什么IP的概念,因为收视效果好,就一部接一部地做了10年。 老艺术家布置拍摄场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供图 那时美影厂有专门制作木偶的部门,多的时候有百来号人,拍摄的时候,四台机器同时开拍,也会同时做许多个阿凡提,在不同的场景里面摆设,这个场景摆好在拍的时候,下一个场景就进入布置,同时好几个组都在工作。 每一帧画面,都是一张照片;一集动画,要按下数万次快门。 在如今的上海电影博物馆,依然能看到美影厂以前的制作设备和工艺,传统动画摄影台,手绘线稿、彩色人物零配件、剪纸与皮影结合的纸偶人物…… 传统动画摄影台:王子涛摄 经典不再,缘何没落? 如今的“80后”“90 后”似乎可以在 “00 后”面前趾高气昂:你们的童年看的是《熊出没》和《喜羊羊》,而我们看的是《大闹天宫》是《阿凡提》是《舒克和贝塔》……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供图 但很多细心的人会发现,这里提起的经典动画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前的,如今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好像再没拍出过经典,它是如何又是从衰落的,似乎没有人知道。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工作的这批艺术家们对艺术的追求很纯粹,一心投身于如何做出精美的艺术动画来。 《大闹天宫》台本手稿 李秋莹摄 那个时候,一部动画的制作周期非常长,制作过程也是精益求精。所有参与制作的工作者几乎没什么私心,把动画做好是他们的想法,那时候的作品也都追求一个寓教于乐,不仅是一部单纯的给小孩子看得动画,更有教育人的意义,能够满足人民的精神需求。 而到了90年代之后,原本不需要为了制作经费而发愁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也不得不“自负盈亏”了,让一批只会专心致志做艺术的艺术家们突然要去考虑市场运作,本就是一件强人所难的事情。 《九色鹿》剧照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供图 在美日动画的冲击下,由于缺乏市场化操作,动画的成本回收相对较慢,私人资本又不愿在动画影片上进行投入,物质基础的匮乏,终导致动画工作者的流失和中国动画业的发展缓慢。 2017年美影厂在建厂60周年之际,发布了十三部动画新片的片单,其中包括阿凡提、雪孩子、孙悟空等多个经典IP。 经典翻拍压力倍增 拿3D动画电影《阿凡提之奇缘历险》来说,胡兆洪表示团队曾考察国外如今做木偶动画的先进技术,“国外的3D打印,需要大量的资金,但我们说的困难,资金不是位的,投资人看得到回报,有好的信心,就会有人来投钱。”但终在实践中发现,因为无法配套大量的财力、时间和人力,团队还是选择用电脑CG的方式来做。 尽管如此,新的阿凡提动画依然希望尽可能还原本来的木偶动画质感。 工作人员为人物建模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供图 “人物在制作细节上,不是表面看上去很光的传统3D建模,我们是把木偶的材质贴在人物上,定格看的话木偶脸上像是蒙了一层布。”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生产技术部制片主任黄震宇说。 除了画面上的人物,整个故事的创作包括场景的设计也回归了老美影的创作传统。 为了把新阿凡提做得更有特色,摄制组特意去新疆喀什、吐鲁番、喀纳斯等地采风,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核心道具“达瓦孜杆”、片中的“葡萄城”都是采风的收获。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供图 “过去的阿凡提故事都是基于特殊的历史时期,社会结构矛盾,都很典型。今天需要有更大的世界观和更大的情怀,还要融入当代的元素,比如环境问题。”胡兆洪说。 于是,阿凡提在新的故事中更年轻了,看到漂亮姑娘会动心了。黄震宇告诉小新,现在看到的这个剧本,是改了四五十遍后才确定的,原本还想过阿凡提和儿子的故事、阿凡提与机械类怪兽之类的剧本。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供图 有艺术家曾指出,我们脑子里的经典,是经过时间优化的。过去的经典,是因为老一辈在那样的特殊年代,在那样困难的环境下,依然在形式上作出了新的追求,令人佩服。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供图 我们要效仿的是他们的追求。但同时还要明白经典是因为成为了既往生活的印记,这也是好作品的魅力,它不是没有缺点,如果按照今天的标准对它进行文本的分析,它也不是完美的,但它已经形成了对人的影响,也因此成为了经典。 《西岳奇童》拍摄场景还原 王子涛 摄 对于经典来说,观众的要求会更严格。因为潜意识里,观众不想自己内心已然形成的感受、秩序被打扰。 在黄震宇看来,此次阿凡提的制作虽有不足,但也是之后做此类动画电影的试水和空气摸索。也希望通过阿凡提之一美影厂的经典IP,吸引人们继续关注国内动画电影的发展。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供图 有人说,现在小孩的物质条件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但是过去的孩子仍然觉得当年的自己是幸福的,因为有这么多的动画片陪伴着他们的成长,而现在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和中国动画界依旧在不断的努力中。 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动画的崛起指日可待! 作者:王子涛 李秋莹孩子发烧40度危险吗
哪些草药可以消肿止痛
夜间肚痛如何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