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生态博物馆10年建设方兴未艾

2018-11-30 20:54:32

生态博物馆10年建设方兴未艾

日前,第58届图伦国际园艺展在奥地利着名的“鲜花之城”图伦举办。本届园艺展的重头戏是“童话世界之旅主题花园展”,奥地利的园艺师们用超过20万朵不同品种的鲜花以及道具,设计建造了取材自诸如《白雪公主》、《哈利·波特》等童话故事的场景,充满奇幻色彩,令人眼花缭乱。新华社徐亮摄

根据国际博物馆协会的权威定义:生态博物馆是一个文化机构,这个机构以一种的方式,在一块特定的土地上,伴随着人们的参与,保证研究、保护与陈列的功能,强调自然与文化遗产的整体,以展现其代表的某个区域及继承下来的生活方式。

生态博物馆上世纪70年代起源于法国,被称作是“后工业社会的文化产业”。在我国,生态博物馆的建设和发展只有短短10多年的历史,却在调动全社会保护文化遗产的积极性,推动文化遗产的有效保护和传承发展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让鱼儿活在水中

生态博物馆是对文化生态的保护和展示,包括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两部分内容。物质文化遗产部分包括建筑、街区、环境景观以及相关的用品、用具、产品等可移动的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生活方式、信仰、传统艺术、技艺、节庆等内容。生态博物馆体现文化多样性的物质载体更多地体现出文化景观的特征,即人类活动、文化与自然的相互作用产生的景观环境。这种人类文化活动是传统的,长期以来一以贯之的当地生产、生活方式。

与传统博物馆相比,生态博物馆具有两大基本特征:一是将某一区域整体作为博物馆,包括其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二是当地居民利用其有形和无形文化遗产以及自然环境作为资源,吸引参观者,在保护多元文化遗产和自然环境的同时,通过旅游服务,进而提高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和当地的知名度。

“生态博物馆的建设,为保护和保持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提供一个新的途径,即不是将物化的文化载体搬到传统的博物馆里面,而是将其保留在文化的原生地,从而妥善地处理了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中‘鱼儿离不开水’关系的问题,使民族文化更深深地根植于肥沃的生活土壤之中而得以生机勃勃地发展与延续。”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潘守永表示。

清华大学教授吕舟认为,对生态博物馆而言,其核心是对其独特的文化特征和文化多样性的展示,并通过这种展示,使人们认识其价值,实现保护的目的。“这种文化的展示显然需要立足于对这种文化的认识、理解,立足于对其文化价值尊重的基础上。生态博物馆的成功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文化价值的认识,文化价值的阐释是生态博物馆的基本功能。”他说。

英国人肯尼斯·赫德森在以的身份考察不同国家的生态博物馆后有过这样一番评论:“生态博物馆努力向观众提供一种对特定区域内文化全面理解的机会。它可以成为解决人们自身问题的方案。通过参与到生态博物馆中来,社会各基层可以更清晰地理解他们的过去,更好地准备好应对目前和未来所面临的问题。”

我国生态博物馆方兴未艾

1971年,座生态博物馆产生于法国。目前,全世界有300家生态博物馆,分布在世界各地,欧洲为集中,法国多,有90多家。

中国从1985年引入生态博物馆的理念,经过10年的酝酿,1995年我国开始在贵州启动生态博物馆建设项目。1997年10月23日,《挪威合作开发署与中国博物馆学会关于中国贵州省梭嘎生态博物馆的协议》签署。在中挪共同努力下,1998年在六枝特区梭嘎长角苗地区建成座生态博物馆。该馆建成开放后引起世人的广泛关注,也在国际博物馆界产生很大影响。目前中国已经建成了近20座,主要分布在少数民族地区,集中在贵州、广西、云南、内蒙古等地。这些生态博物馆多为少数民族的传统村寨。

经过10年的建设,中国生态博物馆已经取得一定成绩,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方面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生态博物馆的建设极大地改善了村容环境,提高了当地居民生活质量和实际收入,保护文化遗产成为当地居民的经济增长点,文化遗产保护真正融入当地社会经济发展之中。

自梭嘎生态博物馆开馆以来,贵州省先后建立了贵阳花溪镇山布依族生态博物馆、锦屏隆里古城生态博物馆和黎平堂安侗族生态博物馆等多座生态博物馆。“生态博物馆的建立有效地保护了当地的文化遗产和自然生态环境,改善了当地居民生产生活基础条件。地方各级政府和相关管理部门对生态博物馆的建立和发展持积极态度,旅游参观者也对生态博物馆的建立持支持态度。”贵州省文物局副局长张安琪说。

浙江省安吉生态博物馆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首批生态博物馆示范点。据浙江省安吉县博物馆馆长程亦胜介绍,安吉生态博物馆由1个中心馆、12个专题馆和30多座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村落文化生态展示馆(点)组成。“各村落文化生态展示馆都是由村民自建、自管,参与意识明显。各具特色的博物馆传承了当地文化和优良乡风,从而使文化深深根植于肥沃的生活土壤之中,满足着人们的精神需求。”浙江省文物局副局长陈官忠告诉。

面临诸多挑战

“随着经济社会迅速发展和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加快,传统的文化生态急剧变化,各民族原有的生产生活方式、文化习俗、民族语言、服装服饰正逐渐被市场经济和外来影响所消融变异,一些传统技艺后继乏人,文化遗产保护面临严峻形势。”云南省文化厅博物馆处处长胡浩说,在城市改造、移民搬迁、新农村建设、大型工程项目以及“扶贫攻坚”实施中忽视民族传统文化保护的问题十分突出。一些地方对群众在拆建民房时如何保持民族特色、适当选择新型材料提高生活质量等问题缺乏专题研究和正确引导,使原来具有民族特色的传统建筑被千篇一律的砖混结构房屋所代替,使一个个美丽的村寨、古老的街巷消逝得无影无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扶持和培养问题在生态博物馆建设中也显得十分突出。由于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居住在高寒山区和偏僻贫困的乡村,交通不便,生活条件艰苦,传承活动困难,且大部分传承人年事已高,人亡艺绝的现象时有发生。在云南省命名的、二批668位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中,现在已有86人逝世。

加之目前很多生态博物馆的文化产品比较单一,结果是游客数量很多,而当地居民却不能有效增加更多的收入,导致文化遗产的流失仍然非常严重。

为此,专家建议,要将古民居、文物等与相关的民俗活动、传统手工艺技能保护和传承相结合,实现文化遗产的整体性和真实性保护。要做好原有村落、社区的文化氛围和活态多元风貌的保护,村落、社区文化传承人及原住居民的保留,村落、社区文化活动的挖掘与丰富等工作,并注重遗产所在地的自然环境保护,做到文化遗产与人们生活、自然环境和谐相处。要从整体保护的高度来规划建设,注重原地原生态保护,解决好满足人民群众提高生活质量的需求与保持文化传统之间的矛盾。在建设文化生态博物馆的过程中,要格外重视当地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态环境的改善,应充分调动村民积极性,限度地鼓励民众参与,充分尊重当地居民的意愿,对所拥有的文化资源加以合理利用,如工艺品生产营销、开展文化旅游活动等,增加村民收入,让群众从中得到实实在在的利益,增进对文化遗产价值的了解,进而自觉参与传统文化保护区的建设。

樱桃苗
Excel培训
苹果树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