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走近民间艺术大师田宗堂至今犹传铜铃舞

2018-12-03 15:19:49

[走近民间艺术大师]田宗堂:至今犹传铜铃舞

编者按:今年8月18日,我州任命了第三批民间艺术大师6名,加之2003年和2005年的两批,我州共有32名民间艺术大师了。民间艺术大师是我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承载者和传递人,他们既是我州非物质文化遗产活的宝库,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代代相传的代表性人物。本报从今日起走近这六位新命名的民间艺术大师,探寻他们传承和发扬民族民间文化的人生轨迹。

何冶 通讯员熊茂平

何冶 摄

铜铃声响起,伴随着锣鼓和唢呐,阵阵吟唱。舞场中央,是身着祭祀服装的一个似火般红艳的身影。这个身影的主人叫田宗堂。

他是土家八宝铜铃舞的第20代传承人,这个名字早在50多年前就在宣恩县沙道沟镇小有名气,不久前,他又被授予恩施州第三批“民间艺术大师”的称号。从此田宗堂的名字和八宝铜铃舞一起,永远地载入了土家民族艺术瑰宝的简牍之中。

八宝铜铃舞,经历了无数风雨,在恩施莽莽群山中的无数个角落,土家儿女们还继续延续着这祖先瑰宝的光芒。

铜铃路,几番欢笑几番累,而田宗堂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68个年头了。

早在6岁时田宗堂就开始与铜铃舞结缘了,对于铜铃舞,田宗堂有一份特有的痴迷。这门手艺一直是他家的。早在他读书的时候,同窗们都在读“人之初,性本善”,田宗堂却跟在爷爷的屁股后面津津有味地看着爷爷跳八宝铜铃舞。“我对这些当时人家不喜欢的东西特别感兴趣,其实不仅仅是喜欢,也是因为那份传承的。”田宗堂坦然地说道。

田宗堂自小就聪明伶俐,在长辈特别是爷爷田太泽的指导下,进步很快。到了1948年,他已基本掌握了八宝铜铃舞的所有要领及锣鼓曲牌,并能熟练地跳出所有的套路,也能字正腔圆地唱出“神歌”。15岁时,取法名“法能”而度职四方。除了沙道沟外,他的脚印还踏遍了附近地区的宣恩县李家河、高罗等地,渐渐的,他的名气越来越大,还应邀走进了湖南省的龙山、桑植。一面为人家做“解钱”法事,一面利用的民间医药知识,行医治病。

解放后,八宝铜铃舞被纳入了封建迷信范畴,而田太泽硬是不肯否认自己是八宝铜铃舞的传人,从而在成分上被打上了“封建迷信职业”的烙印。

“成分”!如今的人们可能会一笑而过,而在当时,却关乎一个人的命运。田太泽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默默地看着原本可以划给自己的耕地划给了乡邻。

“爷爷没有后悔,因为他虽然背上这个成分,但是政府允许他保留那一套祖宗传下来的家当。”田宗堂说道。

八宝铜铃舞一直保留着传孙不传子的隔代传承。爷爷走后,田宗堂独立挑起了爷爷留给他的那一套传了不知道多少代的家当:一身“度职”的红色“神装”,8匹手掌大小的铜制骏马,8个沉甸甸的铜铃,1把木剑,还有的,就是几本“风水书”和几本药理书。书本已经被岁月磨出了破旧的伤痕。这就是一个民间艺术传承人的担子。要伴随一生的担子,田宗堂一挑就是68年。68年过去了,昔日那个小毛孩子的双鬓已经被岁月染成了银丝。

其实,田宗堂还有个不愿对外人道明的隐情,因为那是他的“家务事”。了解到,田老家里一直对他颇有微词。不为别的,因为他把他的孙子带得“不务正业”了。

孙子今年20岁,和当年的田老一样,也是自小聪明,爱唱爱跳,每天的爱好就是跟着爷爷串户“解钱”。

田宗堂话语不多,下面一段话结束了采访。

:如果让您选择,您会选择去学校读书还是传承手艺。

田宗堂:我当然选择传承手艺,因为这是我对家族的。

:如今有得到您真传的人吗?田宗堂:有,我的孙子。早在前年,我已通过举办仪式确定了他的第21代传人身份,我总算没丢祖宗的脸。

(络 黎民)

工业无线遥控器
星力10代
芍药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